The Loss of Loss Aversion

行为理论与行为决策分析

原文链接:The Loss of Loss Aversion

摘要

中心讨论主旨:

  • 损失规避:损失大于收益的原则,更为社会科学领域所广泛接受

文章说明:

  • 文章第一部分介绍和讨论损失规避的构造 introdeucs and discusses the construct of Loss Aversion
  • 文章第二部分审查了支持损失规避的证据 reviews the evidences in support of Loss Aversion / 第二部分结论为现有的理论不足以支撑损失规避理论,但趋向于比收益更有影响 the upshot of this review is that current evidence does not support that losses, on balance, tend to be any more impactful than gains
  • 文章的第三部分查找损失规避原则被消费心理学家、社会科学家视为一般原则的原因,尽管现有理论都指向相反的结果 The third part of this article aims to address the question of why acceptance of loss aversion as a general principle remains pervasive and persistent among social scientists, including consumer psychologists, despite evidence to the contrary / 这个分析部分旨在连接由对损失规避原则的坚持和对一般地科学的信念接受和坚持 This analysis aims to connect the persistence of a belief in loss aversion to more general ideas about belief acceptance and persistence in science
  • 文章的最后一部分讨论了,如何从更加情景化的视角去审视收益与损失的相互影响(impact),从而开辟新的研究领域,这些恰好在消费心理学的研究领域 The final part of the article discusses how a more contextualized perspective of the relative impact of losses versus gains can open new areas of inquiry that are squarely in the domain of consumer psychology

文章(个人)解读:

  • 结构很清晰,先对损失规避理论进行介绍,接着找寻支持该理论的证据并分析,然后找寻为何出现该结论的原因,最后引出新的研究方向(领域),文章真有水平。
  • 初步得到结论,损失规避理论本身是有损的,也就是没有太多理论支撑;
  • 其次,讨论损失与收益的时候,应该认识到,两者相互关联且情景影响大;

外部资料查询:

  • 损失规避原则:是指人们面对 同样数量的收益和损失 时,认为 损失更加令他们难以忍受。损失带来的 负效用为收益正效用的2至2.5倍 [1]。损失厌恶反映了人们的风险偏好并不是一致的,当涉及的是收益时,人们表现为风险厌恶;当涉及的是损失时,人们则表现为风险寻求。
  • 解释:1. 面对同样数量的收益与损失时损失更加难以忍受,指的应该是损失时难受的程度比收益时喜悦的程度高,也即荣辱不一;2. 风险厌恶:一个人面对不确定收益的交易时,更倾向于选择较保险但是也可能具有较低期望收益的交易;3. 风险寻求:当有两个或多个可供选项时,个体更倾向选择风险较大的选项。
  • 参考资料:损失规避原则 - 维基百科风险厌恶 - 维基百科风险寻求倾向 - 百度百科

绪论

Cautions:这里的影响均为对决策时心理的影响,因而属于心理学领域研究范畴

  • 开头先抛出一个问题,在2016年波士顿举办的80人参与的社会判断与决策制定会议上,探究收益与损失的影响哪个更为广大。会议上除了三个人外,其余都支持损失对决策的影响大于收益,没有一个人认为收益对决策的影响大于损失,只有三个人认为损失与收益对决策的心理影响相当。
  • 上述表决放在上下文中,这发生在一次会议上,与会者意识到该会议的主题为挑战该观点:损失通常比收益的影响更为重大。 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这是不是说,组织会议的家伙也在假装不知道,以达成戏剧化的效果呢?

10.9 更新

点名大佬 Kahnemen & Tversky

  • 绪论中先回顾了 K & T 及诸多学者在解释一些著名的现象时,使用损失规避作为社会科学及心理学上的一般性原则解释,尤其是 Kahneman 得了 Nobel Prize 之后说,(损失规避)是他在行为决策分析领域及行为经济学上最大的贡献。(该部分仍需补充说明)
  • 先说明在行为心理学界及社会科学领域,损失规避原则是多么通用,备受推崇。
  • 接着说我在该文中,研究的结果并不是这样,至少不能被当作一般原则。损失与收益的相对关系并不单纯是损失大于收益,而是影响互有大小。最重要的是,应该有第四种情况,也就是根据具体的情景去分析,哪种原则比较适合。

个人小结

  • 大佬们说错啦,我说的才是对的,我有理有据,而且我还觉得你们确定的都是辣鸡玩意;
  • 你们没考虑具体情境,只是解决了些特定情况下的解释悖论,不可以被当作通用原则的;
  • 😈虽然本文也说了些废话,总结起来看情景的话,我觉得就没有原则了,换句话说,通篇废话主要反驳。

10.10 更新

Part 1 Review the Principle: Loss Aversion

两个特别的方面 🙄

  • 几乎所有的文章上,关于损失规避都被写成了一个基础和通用的原则而不是情景化的 🤭
  • 损失规避定义为心理学基本原则而不是心理过程,它被用来描述行为而不是解释行为 🤔
  • emmm,这到底说了个啥子啊?

进一步补充

  • 第一点上的通用原则指的是,损失不是可以在少数情况比收益带来的效用更大,而是全都比收益要大 —— 感觉又强调了一遍情景化
  • K & T 在 1986 年的文章,描述说到 “the generalization that losses are weighted substantially more than objectively commensurate gains”。收益大于损失所带来的心理效应;
  • 有些人觉得不对,于是 K & T 强调:“the response to losses is more extreme than the response to gains”,
  • 求生欲:This observation is not to say that researchers who accept loss aversion as a generalized principle are so narrow as to explicitly state that loss aversion is universal.
  • 提出:损失与收益带来的影响应该是互有胜负的,即使有些学者可能会拿“boundaries of loss aversion”来当说辞,我们也应该意识到,该理论是用来加深损失规避这一原则的。
  • K & T 在2005年聚焦在一个点 “goods that are given up as intended do not exhibit loss aversion” ,指物品当被预期地那样被放弃(估计是想说损失)并不适用损失规避原则,给出的解释为,个人不会将预期的损失跟收益进行编码,也即不会在得到或者失去的一刹那被认为是收益或损失。
  • 因而,作者认为这一原则原先的边界条件为,不能感知到损失而不是损失跟收益带来的效用相等。但作者觉得,这并不是损失规避的边界情况。(前面可都是作者写的)
  • K & T说,不管何时,损失都是大于收益带来的效应的。 🤔
  • Ariely Huber Wertenbroch在2005年表示,我们不反驳这一陈述作为原则,但我们建议考虑加入损失规避的调节条件?原文:do not challenge the universality of the idea that losses fundamentally loom larger than gains, but suggest possible moderators of the degree of loss aversion.
  • 大多数学者在写作时,即使碰到偏差与不符合规范的结果,也认为这不足以挑战这一原则。—— 指损失规避作为基础性原则。
  • 作为这一观察的进一步支持,引入损失效应调节者作为一个证据但不是反对或者挑战损失规避的证据,而是被认作可能超出损失规避的在特定现象下应用的额外因素。
  • 上面👆的例子就是,Chernev发现目标导向会影响现状偏差(status quo bias)的等级(degree),猜测有部分因素可以潜在地越过损失规避原则,因此得到结论:对现状的偏好可以导致独立于损失规避原则的结果。原文:For example, Chernev (2004) found that goal orientation affected the degree of the status quo bias, and speculated that some factors “could potentially override loss aversion effects” (p. 564). Chernev, thus, concludes that “the preference for the status quo can occur independently of loss aversion” (p. 557).
  • 这一理论的提出虽然仍旧没有挑战损失规避的原则地位,但提出了有其他的因素可能会在指定的情景下导致相反的结果。

进两步补充

  • 损失规避被定义成了描述性的原则,而不是解释性的。因而,损失规避被明确解释为一个描述行为的,而不是解释行为的原则。
  • 损失规避被认作是解释前景理论的关键处,被描述为选择的描述性模型。原文:To illustrate, prospect theory, of which loss aversion is a key parameter, has been described by its progenitors as a “descriptive model of choice” (Tversky & Kahneman, 1986, p. S255).
  • Thaler elaborates on this notion and states that “Descriptive theories try to characterize actual choices. Prospect theory is an example of a descriptive theory” 这是说前景理论只是描述性理论的一个例子,或者说子部分。
  • 因此,损失规避被定义为独立于任何心理活动,可以解释是什么造成的。原文:As such, loss aversion is defined independent of any specifific psychological process account for what causes it.
  • 尽管如此,研究者们仍使用它来解释一些现象,这些相同的现象都被视作支持损失规避的证据。原文:Despite this, researchers use loss aversion to explain phenomena (Camerer, 2004), and those same phenomena tend to be proffered as evidence of loss aversion (Camerer, 2006)
  • 禀赋效应,或者说厌恶剥夺(endowment effect),短暂地描述标记为是支持损失规避的证据,损失规避当成厌恶剥夺的解释。

Part 1 结个尾

  • In short, loss aversion has been regarded as a fundamental principle whereby losses loom larger than gains, and it is thought to characterize human behavior. We next provide a critical review of the evidence for this idea.
  • 它被表征为人们的行为?

10.19更新

Part 2: Evidence for Loss Aversion

如果将损失厌恶作为通用心理学原则,我们期待(能)看到什么呢?

取决于损失厌恶是如何定义的,这里考虑两种形式的损失厌恶。

第一种形式

Strong version,关键词 Never,损失造成更大的心理压力,远远超过收益带来的效用。

  • 但这个版本没有要求在所有环境下,损失带来的效用损失远远超过收益带来的效用提升
  • 认为因为测量误差跟边界条件可能会掩盖或者减少损失带来的心理落差超过收益带来的效用提升
  • 如果要接受这种理论,那么就不应该观察到收益带来的效用远远大于损失带来的压力

第二种形式

该种被当作通用原则,也被叫做Weak version,即损失超越或者相等于收益带来的效用。

  • 该类允许在一些语境下出现人们对收益表现出极大的效用
  • 或者出现大量的数据支持损失大于收益,或者相对平均的数据支持损失大于收益带来的效用
  • 如果上述两种情况都不满足,那么需要考虑第三种情况并考虑该原则的可行性,也即在情景化情况下,与损失和收益有关的心理过程强度会影响损失与收益的相对关系。

在这个章节中,回顾了多样情景下损失厌恶的证据,包括低风险选择,风险选择,损失与收益的相对收益率,现实世界的现象,以及信息框架。同时还发现有些被认为是损失厌恶的证据,但事实并非如此,涉及到损失与收益的效用对比。最后,我们对这些证据的讨论结束于弱损失厌恶与强损失厌恶同时作为基本原则。

无风险选择

  • status quo bias()

现状偏差:个人更倾向于选择现状,而不是其他替代选择,被归因于损失厌恶,因而被认为是支持损失厌恶的证据。

尤其是,损失厌恶理论认为,失去现状选项比获得替代选项的收益要大。

但 Ritov and Baron 提供证据显示,现状偏差不是因为倾向于现状,而是倾向于保持现状,无行动胜过行动(单纯是不想改变)。

同时,还表示一个人面对是否做一些事情还是不做事情的时候,如果什么都不做可以维持现状。但当什么都不做现状将被改变时,那么将倾向于选择做点什么事情维持现状。

Schweitzer 在1994年的文章里发现,有时候一些对现状的坚持仅仅是为了选择保持现状,虽然 R & B 没发现这一现象。

以上理论不管接受度如何,都不支持用损失厌恶理论来解释现状偏差。因为如果用损失厌恶来解释这一现象,那么所有人都应该选择不做任何事而不是现状偏差。换句话说,不应该是损失的效用比收益大,而是行动之后损失的事物要比行动后的收益大。

同时,对不行动的倾向并不涉及损失厌恶。Gal 的惰性账户(inertia account)陈述道,人们对选择漠不关心,他们喜欢不做任何选择,因为做出选择需要心理动机支持。

或者,会出现对不作为的偏好,因为人们通常喜欢减少处理事务及交易成本。

Ritov & Baron:对此做出的解释是即使是不作为造成了错误也比作为了造成错误更好,基于“东西没坏就不修”的原则。

Gal(2006)问参与者,是否愿意将一个物品与一个几乎同等价值的物品进行交换,Kahneman(2011)指出当使用同等价值的货物进行交换时,损失厌恶是不起效的,因为人们没有对损失和收益进行编码,实验中85%的参与者都表示会保持原有物品。

文中复现了这一实验结果,MTurk的149名参与者被询问是否愿意用同等20美元的账单交易一张20美元的账单(change option),或者保持原有收到的20美元账单(status quo option)。一个版本是只让参与者选择这两个选项,另一个版本是,他们能够对选项表示漠不关心。

虽然 Kahneman 表示这并不适用 Loss Aversion,因为得失不会被计量,但我们还是可以清晰地看到选择趋向现状。因此,再一次,现状偏差不应该视作损失厌恶的表现/证据。

总之,仅仅是现状偏差不能提供观察损失是否远大于收益带来效益的视角。现状偏差可能是处于对现状失去的损失远大于另一种的获得,但也平等地可能由于其他的因素导致倾向于不作为(维持现状)。

  • The endowment effect(禀赋效应)

禀赋效应是无风险决策情境下最支持损失厌恶效应的现象(Kahneman et al., 1990; Thaler, 1980; Tversky & Kahneman, 1991)

禀赋效应发现,对事物有需求的人比对没有需求的人愿意付出更多去获得它。(Thaler, 1980). Kahneman 的研究表明,有强烈mug需求的,会愿意支付7美元去获得它,但与此相对,没有需求的则仅愿意支付3美元。这个研究从大量的禀赋范例中发现,人们获得的意愿(WTA)比付出的意愿(WTP)要大得多呈现 Robust 。

这就是最大的发现,被当作是一个支持损失强烈大于收益带来的效用的证据。

当包含可选的选项是不做任何行动时,也被认为是现状偏差的一种情况。因此,禀赋效应同样受制于现状偏差的同类解释。

例如:当前解释是当人对endowed选项与nonendowed option时,他们会选择维持endowed option因为缺失贸易激励,并不是因为损失endowed option的效用会远大于采用 nonendowed option带来的效用。

另一种对禀赋效应的解释():

首先,作者提供了不同的价格参考账户。他们认为,当设置WTP账户与WTA账户时,买方和卖方面临基本不同的决策会导致他们关注不同的参考价格。

对于买方,从购买对象的个人用途是他最好的参考。对于卖方,基于市场上的价值定价是最好的参考。作为结果,卖家会倾向于多对产品进行调查而不是向潜在买家询问支付意愿。

举个例子,拥有者和未拥有者同时评估一个物体为3美元,但市场定价为7美元,拥有者(owners)会以7美元评估它,而未拥有的(nonowners)则仅愿意以3美元获得它。

  • From:Weaver and Frederick (2012) and Isoni(2011) (see also Simonson & Drolet, 2004; Yechiam,Ashby, & Pachur, 2017)

与惯性(inertia)一样,该帐户(account)不需要对损失有不同的敏感性来解释禀赋效应。

其他的禀赋效应范例中也存在困惑,例如,WTP与WTA在不同的场景下被评估时,WTP根据个人的支付能力是有界的,但WTA不是。

讨论到目前,禀赋效应使用损失厌恶中的可能另类解释,不论是endowed还是nonendowed,对选项的评估都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研究发现,人们困惑于是否放弃endowed option,倾向于更加关注积极因素,而不是面临选择的时候是否该接受选项。

难以理解:与未授予期权相比,此过程可能导致期权获得更高的估价,因此,可以将其解释为在授予效应的背景下导致损失产生更大收益的过程。

原文:This process could result in greater valuation for an option when it is endowed than when it is not endowed and, therefore, could be interpreted as a process that leads losses to loom larger gains in the context of the endowment effect.

两个注意事项(caveats):

首先,因为在禀赋效应中损失与收益与动作与不动作的关系让人困惑,而不是在选项与损失收益之间存在趋向性的映射关系。

补充

未完待续。。。

赞赏